1. <tt id="wmttm"></tt>
    <tt id="wmttm"></tt>
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在雪山和城市的邊緣行走

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0年10月09日

       ◎格絨追美

        36

       幾天來,幾乎是晝夜顛倒著過日子。第二天醒來,往往已是中午。人都變得有些迷漓恍惚,像在夢中似的。窩在床上,刺目的光芒讓眼睛生疼。

       我聽到風有些張狂放肆。玻璃在吱吱叫顫。風依然不管不顧。幸而在窗框間的縫隙能讓它發泄情緒,使它不致于變得狂暴。可是,它還是受到了許多生靈的歡迎:門借著風的嘴巴在說話;花迎著風的韻律跳舞;原野隨著風翅泛起綠色的波浪,一浪浪向天空傳送情話;而人們爭相避風進屋,生怕被非典病菌繚繞……我在風中聽到了造物的語言。我的生活像流水,靈魂卻在酣眠,它個微醉的人,迷失在平凡、舒適、無憂的羈絆中了。

       在我步入人生第三十四個年頭的時候,“先知”對我說:甚至要擺脫種族、國家、地域的羈絆,與大地,乃至與“無窮”融為一體。可是,我說,如果我是一朵花,它是有來處的呀!是原野、花園還是花盆?如果我是一棵樹,我蓬張的綠冠表達的固然是向著天空的夢想,可是根扎在雪域,我是吮吸母親乳汁生長起來的。我們是雄獅大王的后裔,血液中流淌著獼猴禪師和紅巖魔女的聲音啊。是那含辛菇苦的母親,沉默堅韌的父親借著愛情的光芒,把我從輪回中牽引到這天朗地明的人世,這是有用意的罷?而最終選擇高天厚土的雪域,這一方偏僻而貧困的河谷是因為我靈魂的指向,還是業力所致?“先知”無語。我陷入了一時的困頓之中。不久,光芒象瀑布一樣照亮了我的心。光芒說:孩子,人類、大地、“無窮”都是實在而非虛無的啊,你和你母親本身就是人類、大地和“無窮”的一部分啊,你要歌唱母親就盡情的歌唱吧!你們歌聲中的靈性、思想都會匯入到人類的音樂和大地的合奏中,最終流向“無窮”的海洋。

       時下,最為時尚的是人和物的包裝,甚至于情感和蒼白的“思想”都可以裝飾起來。男人和女人花枝招展,各種名牌雜貨籠在身上,使這個世界亮麗而眩目。物質的力量那樣強大,以至于正超越我們能夠駕馭的程度。我的靈魂嘆息道:是啊,金錢和物質要把我們的生命都要湮沒了,人都要蛻化成另一類物種了。智者站在高山之巔,他透過雪山的光輝向旅人說:孩子,繁榮的表相之下,人的良心正在墮落,思想和智慧日漸蒼白、虛無,人離“人”本身越走越遠了!你要自重啊。

       37

       要擺脫物質的、心理的、家庭的舒適和親情的羈絆,獲得心靈的自由,獲得心靈自由飛翔的無限時空。

       白晝已經變得很長。陽光火辣辣的落在窗外了。望出去,滿目是一片刺目的光芒。而時間不過七點多。在朦朧的睡意中,聽見林間鳥兒婉轉動聽的歌聲。它們都有一幅好嗓子。那音樂使天地清寥明亮起來。

       又在夢中遠行。看見自己終于找到了千轉百回的,曾經迷失了的,通向神山的道路。像在恍惚中,一個混亂的夢被清晰的闡釋,一個古老的木門被打開。看著那光禿禿的陡俏山谷間盤旋的路,我心中已經有了豐厚的底氣。我在想:我可以引領他們膜拜那些圣跡呢。

       心的另一個名字叫欲望。確乎是這樣。人心、頭腦中的欲望象裂變的原子,像繁衍旺盛的菌種,象大海的波濤生生不息。有時,某種欲望強烈得足以使人失去理智,欲望成為主宰,駕馭了整個人——那時候,人極易糊涂犯事,就象那些罪犯,那些自殺的人。然而,人一旦戰勝了它,欲潮緩緩退卻,那時候人是多么驕傲,他又成了高等的神,散發出無窮的生命力,像初生嬰兒般鮮亮的太陽,周身通徹而幸福。心靈受益良多。靈智不知不覺間攀上了新境界。我猜想那些在山洞中修行的人也要經歷許多這樣的歷程。一次次戰勝人類的各種種欲望后,獲得心性的潔凈太陽,最終擺脫欲望、情感乃至知識的蒙蔽,獲得全新的靈魂,成就圣人之果,成就大自在,達到與天地氣息相通的廣闊境地。我認識到,文學最終要開拓的境界與那些圣者、智者往往殊途同歸。在擺脫欲望和人心的羈絆過程中,執著也是一個盲目而可怕的欲望啊。對從事某項事業的執著,對成果的執著,也常成為需要戰勝的“敵人”之一,否則,你無法通達自由之境。

       38

       夢紛繁雜亂,恰似映照出我們浮躁的心境罷。大家騎著馬兒或者坐在車上,在那坑坑洼洼的路上顛簸時,生命也像云一樣飄浮不定。我們似乎不經意間就會跌落深淵或墜入海里,化為一縷塵煙。有時沒有陽光,有時陽光變得那樣幽涼,慵懶地晾曬在河西岸的山峰上。而我站在東邊的山嶺上,眺望著對岸日漸淡漠的陽光。沒有火。大家忘了帶火柴。只有用冷水拌糌粑吃了。大家涌向那泉水旁,一邊用手掬著水,一邊啃鍋魁,或吃水拌糌粑。更令人泄氣的是沒有人帶瓢兒,泉水淺淺的,往壺里怎么灌水,誰也沒了主意。我在羅布的包里發現了一只很臟的碗,就驚詫地叫起來:這兒有碗啦,洗了就可以舀水。羅布卻說:沒用,這兒的風俗是各人用各人的碗,用我的碗舀水人們嫌臟呢。我無奈地擺擺手。好吧,我們上路。我讓母親先走,為此與其他人就坐騎謙讓了一番,哪知,別人并不領情,人人自私地去搶坐騎。我想:人是多么可厭啊。最后,我只得騎一頭母牛幽幽晃晃地走在中間。我母親的身影在山腰的羊腸小道上越走越渺小,最后沒入山里了。大地莊嚴而寧靜。我對天地敬慕起來。不想,我已走上了岔路,那是通向山巔的一條又陡又滑的路。我從坐騎上滾了下來。牛依然埋首而行。怎么也喚不回來。我攀巖而上的身子在瑟瑟發抖。當我終于回到那河岸的村寨時,人們說因為車禍死人了。總沒有見到鄧朱的身影,我想他是否也遇難了?當關卡——一根橫在路上的木桿被取開時,鄧朱卻騎著一輛摩托車出現了。原來他是去找妹妹了。那我們上路吧,我說。愴惶中,人們已走了大半了。白批和占珠裝出親熱的樣兒,要與我擁抱親嘴。我說,我急著呢。轉身就走。但還是被他倆逮住啃了臉,表示我們之間親密無間。白批還說,他都等我倆天了。我知道這親戚是靠不住的角兒。大家只是表面附和和親熱罷了。上路了!人們喊道。那繚繞到山外的路,何時才能到頭啊?回到身邊的牛兒晃著肥胖的身軀,眼神安詳地看著我,一幅安于天命的樣子。我心里卻七上八下……

       39

       翻來覆去總是那個夢:在一個城市中,在接送考卷的路上,包裹綻破了線,暴露出一沓錢。一共有七八千元。一派混亂中,被一伙小偷用障眼法將它偷走了。我抓住了其中一位行跡可疑,長得瘦俏的男人。我們搜查了他的身子,卻一無所獲。那男人充滿惡意地笑著。我記得他看見那包裹時,曾露出賊溜溜的眼光。象心靈感應似的,我覺得他會犯事兒。一位長得壯實皮膚黧黑留著寸板發的男人也始終在周圍徘徊。我當時驚覺到了正在包圍的危險。便想:我要攥緊包才行。可是,我像酒醉了一般,時而清醒時而迷糊,并把包里的衣服和其它東西撂了一床。當我走出迷霧時,錢不見了,連包也不見了。于是,抓住了那矮個的男人。公安來了。其中就有占珠老師的兄弟和一位叫曲批的男人。倆人都端著上膛的锃亮的手槍。局長說,你只有待二三天等候音訊了。之后,又是北京關于非典的混亂夢跡。所有頭兒都一人包一個家,挨家挨戶在查問。然而心里又牽掛著錢的事兒。當我們押上那矮個男人去見警察時,那男人竟從赤村手上逃走了。似乎是赤村有意為之呢。他內心一定幸災樂禍。他歡喜地看著我狼狽的樣子。據說,世間的法則是:一旦山窮水盡時,風水又會輪轉起來。那個聰明的男人終于發現了罪犯的疑點,于是,他們愴惶逃跑。可是,他仿佛是個先知,他很有先見地在那樹林的邊緣地帶挖了洞,搭了個陷阱,那男人終于像獵物似的,在他的神算之內,跌進陷阱里。正是那壯實的黑男人所為。公安在他身上搜出了兩沓錢。本來這夢該圓滿結束了,然而,我無法相相信似的,依然是惶惶不安的樣兒。不愿從那夢中走出一般。又續上了流行病的事兒……

       捕夢者,一個現實中的清醒者,在淋漓夢中抑壓的是什么呢?捕夢者,從夢里能撈回什么啟示和珍寶嗎?奔走于現實和夢境的邊緣,捕夢者,你還要走向哪里?

       傍晚,那個帶來壞消息的電話讓我聯想到前一夜的夢。似乎冥冥之中,有某種神秘的東西將現實和夢境串聯起來。夢實事上是現實下的一條暗河啊。這天,一輛紅色的士從后面急馳而來。我抬起右腿,倏忽舉空,車輪擦過褲子而過。我罵出你沒長眼嗎之類的話兒。咚咚的心跳久久難以平靜,恐懼的顫流還在振蕩,一輛輪子巨大的自行車又迎面壓來。慌亂中,我伸手就去擋。幸而那人一個急剎車,車剛好停在了腳前。 好險!白天,我曾對妻子講述了那個夢境。妻子說,那你小心才是。我慶幸地想:有驚無險。

  2. 上一篇:康家地
  3. 下一篇:晚飯

  4. 夫妻性姿势真人示范 - 视频 - 在线播放 - 影视资讯 - 千骨网